标签: 风水

阳宅三要里面的配图请仔细对照

t017b168f2d978079e3河图解义:1者,少阳也,3者太阳也,2者少阴也,4者太阴也, 2生而4满,1生而3满,是为阴阳消息之象也。5者太极也。五数成五数,6、8、7、9,逆之9,7,8,6为阴逆也,其象如月之西出而东行,阴体逆行者也。10者太极也。
洛书解义:洛书者,后天也,后天者,逆命也。1,3者,阳顺,2,4者阴逆,是为4,2也,阴逆则从阳,是故用其4,2之成数9,7阳为主也。是为1,3,9,7主位,6,8,4,2从位也。5者太极也。
河图洛书:河图者,天河之图也,日月机理之图也,是为合图,先天也。洛书者,地洛之书也,后天也,又太乙游九宫,则谓天河之图。
阴阳:天为阳,地为阴。阳者不可易,阴者可易也。奇数阳,偶数阴。
先后天:先天者顺命,万物之本命也,自然之运机也。后天者逆命,逆天而改万物也。
顺逆:阳顺阴逆,阳逆从阴,阴逆从阳。阳阳者顺,阴阴者顺,阴阳者逆,阳阴者逆。顺逆时针也。
五行数:1、2、3、4、5。
三天两地:1、3、5为阳数,2、4为阴数。1+3+5=9,2+4=6。阳用9而阴用6也。
河图生成:五行生五数1、2、3、4、5,1对5而成6,2对5而成7,3对5而成8,4对5而成9,5对5而成10。
生成:生者先天之本,成者后天之化。
天地数:1+2+3+4+5+6+7+8+9+10=55。
河图之数:五行五数5,天地数55,大衍数55-5=50。
洛书之数:1+2+3+4+5+6+7+8+9=45,45-5=40。
四位:上南下北,左东右西。北为太阳,南为少阴,东为少阳,西为太阴。
四象:1少阳,2少阴,3太阳,4太阴。6少阴,7少阳,8太阴,9太阳。5,10太极。
太极:非阴非阳,即阴即阳。
三同两异:五数于河图洛书,三同1,3,5,两异2,4。洛书2、4之成数7、9易位而成。
五行所生:天1生水,地2生火,天3生木,地4生金,天5生土。

万物归宗:太极-阴阳-河图-洛书-五行-先天八卦-后天八卦。

郭璞预测到自己将死于非命

  郭璞(276年—324年),两晋时期著名文学家、训诂学家、风水学者,好古文、奇字,精天文、历算、卜筮,擅诗赋,是游仙诗的祖师。郭璞除家传易学外,还承袭了道教的术数学,是两晋时代最著名的方术士,传说他擅长预卜先知和诸多奇异的方术。

玄武湖内郭璞墩的碑
玄武湖内郭璞墩的碑

司马绍、王敦大战在即,双方都忐忑不安,失眠焦虑,先后找到预测大师郭璞,希望他“剧透”结局。郭璞清晰地看到了未来,不幸的是,也看到了自己倒在血泊之中,可是却无力改变这悲惨的命运。

就在他倒下的那一刻,又有许多神奇的故事在流传。

郭璞被王敦杀死

郭璞到了建康,王导对他很赏识,招为幕僚。后来又被司马睿看中,任为著作佐郎。因为母亲去世,他辞官守孝。期满归来后,王敦听说他的才华,引为记室参军,相当于秘书之一。

温峤还在任王敦左司马的时候,庾亮曾代表朝廷到于湖慰问王敦,私下里密会温峤。两人又偷偷找到了郭璞,恳请大师稍开金口,预测一下王敦的生死。

郭璞沉默不语。温、庾二人头脑子转得快,赶紧绕道迂回,问:请大师算算我们的吉凶吧。

郭璞回答很干脆:“大吉”。温、庾出门后大喜,说:这是暗示王师必胜、王敦必败啊。

不料这次私会,被王敦一个手下看到了。他原来就忌恨郭璞,赶紧跑到王敦那里打小报告。

王敦开始没放在心上。此次到了大战前夕,王敦重病缠身,开始疑神疑鬼,突然想到了这件事。因为温峤刚刚潜逃,他一惊:郭璞和他俩是不是一伙的。

既然是个“神仙”,不妨也让他测一测。于是把郭璞喊了过来,要他算算自己的吉凶。

郭璞占卜之后,直截了当地说:无成。

王敦一看是个凶卦,大怒,说:你算算我能活多大?

郭璞答:如果你起兵向建康,不久就有大祸;如果退兵回武昌,寿命则长得不可预测。

他其实是劝王敦悬崖勒马,但王敦已失去了理智,冷冷地问:那你算算自己能活多久?

郭璞从容地说:我的命,就在今天正午。

王敦随即命令人把他逮捕,押到南岗处死。郭璞终年49岁。

预测到行刑的人和地点

关于他的死有一系列故事。郭璞在北方时,就说自己祸在江南,而且常挂在嘴边一句话是:杀我者山宗。在王敦面前打小报告的人恰好姓“崇”。

他被王敦手下带出后,问行刑的地点,得知是南岗。郭璞说:一定是在两棵柏树下面。

到了后,果然如此。郭璞又说:这树上还有一个大喜鹊窝。

行刑的人不信,抬头看根本就没有。郭璞说:你们到上面仔细看看。一个人爬上树,找了一会,在密集的树枝遮蔽下,确实有一个。

当年,郭璞刚到建康时,曾经路过越城(今在城南长干里)。碰到了一个人,郭璞喊出了他的姓名,还把一身衣裤送给了他。这人觉得很奇怪,根本不认识郭璞,推辞不收。郭璞说:你收下就是了,以后你会明白的。

这个刽子手,就是当年郭璞在越城碰到的人。

他救过的女子曾想救他

关于他的墓,也有一个传奇故事。

他到了建康后,寄宿在后湖(今玄武湖)畔的一个朋友家里。一年端午刚过,他到后湖边游玩。

这时,湖上划来了一条船,上面有几个采菱的女孩。突然船一歪,船头正在唱歌的女孩落入水中。郭璞顾不得脱衣服,跳进湖里把女孩救了上来。

这个女孩叫菱儿,不久,她的父母闻讯赶来,对郭璞千恩万谢,一定拉他到家里坐坐。郭璞拗不过,到了她家后,脱下了一身湿衣,换上了他家干净的粗布衣服。老人对他很敬重,留下了他的姓名、地址。

菱儿后来送他走,分手时,柔声对他说:先生珍重。

第三天,老人和菱儿带着郭璞换下的那身衣服来找他,但郭璞已经离开了。

10多年后,郭璞任王敦幕僚,经常出入王府。总觉得有个中年女佣经常注意自己,一直没有细细询问,两人也没有机会说过话。

这次,郭璞被王敦召见,正在等待时,那中年妇女端茶走到跟前,说:郭参军不记得我了吗?

郭璞看了一下,确实想不起来。女子刚想说什么,王敦进来了,她来不及开口,只好说:先生珍重。就转身退了出去。

这个女仆就是菱儿,她预感到王敦动了杀机,但又无法相救。得到郭璞死的消息,她伤心痛哭。

后来晋明帝得知郭璞被害的经过,想为郭璞建坟立碑,但尸首已经找不到了。菱儿献出保存了十几年的郭璞衣服,明帝命人把这身衣服葬在玄武湖畔。命名为“郭璞墩”(墩是土堆的意思)。这便是郭璞衣冠冢的来历。

如今在玄武湖的环洲,有郭璞纪念馆,旁边一座亭子,上面有块石头写着“郭璞仙墩”。不远处,还有一座郭璞的塑像。这些都是后人所建。

郭璞活着的时候,大家都很敬重他。但他穿衣邋遢,嗜酒如命。而且好色成瘾,经常纵欲过度,脸色很不好。著作郎干宝常常劝他说:你这样做会伤身体啊,不要太任性了。

郭璞说:我的寿命本来有定数,我恐怕都活不到那一天,哪里是酒色害的呢?

他已经预感到会死于非命。郭璞是一个神奇的人,顺带说一下干宝,他也是一个神奇的人。

“地学”的由来

人们对地理环境的认识非常早。他们必须知道什么地方有植物果实可采,什么地方有动物可供狩猎,什么地方有水,什么地方有石头可供制造石器。这种对环境的认识,就是处于萌芽状态的地学知识。在170万年前元谋人居住的地方,不仅有石器、炭屑,而且还有许多动物骨头化石,常见的动物有云南马,剑齿虎、象、犀牛等,说明当时气候温暖湿润,植物群落以草原——灌木丛林为主。元谋人在这种地理环境中,用木棒和石器猎取食物。同时也经常去湖滨、草丛地带采集植物果实,捕捉龟、蚌,以求得生存。他们在生产、生活中,逐渐熟悉了周围环境,对地理现象有了认识,从而获得了最原始的资源分布知识,方位概念,动、植物知识和矿物岩石知识等。特别是北京猿人,他们在周口店地区生活了数十万年,一代一代地积累了对当地环境的知识。

从考古发掘材料知道,旧石器时代,中国的远古居民主要用石英岩、玄武岩、硅质灰岩等十一种岩石和矿物制造石器,并用赤铁矿作随葬品,用石墨制装饰品。新石器时代,我们的祖先利用矿物岩石的品种显著增多,有花岗岩、玛瑙、变质页岩、流纹岩、滑石、泥质灰岩、碧玉、片麻岩、绿松石、蛋白石、硬玉、自然铜、瓷土、高岭土等37种,加上旧石器时代的13种,总共是50种。这就是说,在石器时代,我国人民就初步认识了12种矿物,32种岩石,6种土。他们在利用这些矿物和岩石时,对它们的硬度、颜色、透明性、手感粗细程度、比重等物理特征也有所认识,并用这些知识去辨别或寻找这些矿物和岩石。

新石器时代农业的出现,反映了当时的人对植物与环境,特别是植物与土壤的关系已有某些认识。浙江省余姚县河姆渡遗址,发现有人工栽培的水稻。古文献也记载,禹“尽力乎沟洫”,禹“卑宫室,致费于沟淢”,“令益予众庶稻,可种卑湿”。这些说明,当时的人已认识到哪些地方可以种植水稻,并积累了开沟引水种稻的知识。从西安半坡新石器时代房屋建筑遗址来看,门多向南,那时已有方向的概念,知道门向南开,进光量多,冬季阳光可射进屋内,使房屋更暖和,《尚书·尧典》中已有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位的记载。

自有文字以后,地学知识得到更迅速的积累和传播。甲骨文中有土方征我东鄙,鬼方牧我西鄙的记载,说明商朝四周有许多方国,已有国境线的观念。有的甲骨文记有东、西、南、北四个方位。《尚书·禹贡》和《周易》则记载了八个方位。这说明,从夏朝到周朝方位观念的发展

现存古籍中,最早提到地图的是《尚书·洛诰》:“召公既相宅,周公往营成周,使来告卜,作洛诰。周公拜手稽首曰:……予惟乙卯,朝至于洛师。我卜河朔黎水,我乃卜涧水东瀍水西,惟洛食。我又卜瀍水东,亦惟洛食。伻来以图及献卜”。这里所说的“伻来以图”的“图”,是为选建洛阳城址而特别绘制的地图。它说明,周初不仅有地图,而且已经在生产建设中应用地图了。

由于政治、军事、生产的需要,地图的发展非常迅速。根据《周礼》的记载,周朝已有数种专用地图。如行政区划图,从图上能“辨其邦国、都鄙、四夷……之人民与其财用、九谷、六畜之数”。农业地图,由土训官掌管,“以诏地事”。地形图,从图上能“周知九州之地域广轮之数,辨其山、林、川、泽、丘、陵、坟衍、原、湿之名物”。矿产图,由矿人掌管,对“金、玉、锡石之地”矿人要“厉禁以守之。若以时取之,则物其地,图而授之”。交通图,从图上能“周知其山林川泽之阻而达其道路”。还有用地图打官司的,“凡民讼以地比正之,地讼以图正之”。可见地图的应用范围已相当广泛。在《管子》一书中,还有专门论述地图的重要性,地图的内容,地图在军事上的作用的《地图篇》,写道:“凡兵主者,必先审知地图。轘辕之险,滥车之水,名山通谷径川陵陵丘阜之所在,苴草林木蒲苇之所茂,道里之远近,城郭之大小,名邑废邑困殖之地必尽知之,地形之出入相错者尽藏之,然后可以行军袭邑,举错知先后,不失地利,此地图之常也。”可见春秋战国时的地图,已是画着符号的山川城郭图,从图上可以看出山川险阻,各种地物地形,从草木到城郭大小,从道路远近到名邑废邑,都有数理的概念,可以审知地域大小,地图的绘制已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。《战国策·赵策》讲述苏秦以合纵说赵王:“臣窃以天下之地图案之,诸侯之地五倍于秦”。这意味着战国时的地图有了分率(即比例尺),从图上可以量测地域面积大小。战国时代,各国都有天下之图。而各国亦自备详细而保密的本国地图,所以荆轲刺秦王,“献督亢地图于秦”,以此诱见秦王。献地图就等于把江山献出去。这种观念,在韩非的著作中表现很明显。他说:“献图则地削,效玺则名单;地削则国削,名卑则政乱矣”

早期描述区域地理的专著有《山经》和《禹贡》。

《山经》是现存《山海经》里写作时间最早、地理价值最大的部分。它以山为纲领,对黄河和长江流域以及两大流域之外的广大地区进行综合性的记述。

《山经》的作者以今河南省西部作为“中山经”的主要部分,自此以南为“南山经”,以西为“西山经”,以北为“北山经”,以东为“东山经”。这五个部分就是五个地区,每个地区之内,作者以山岭为纲,分列次第,按照一定的方向和道里依次描述各个山的地形、水文、气候、天然动、植物以及矿产资源等。

《山经》一共描述了四百五十一座山,三百条水,二十七个湖泽,一百六十种植物,二百七十多种动物,八十九种岩石和矿物。

《山经》对山的描述包括山的形态,高度,宽度,坡度,积雪情况,分水岭等。比如太华山(今华山),它说是“削成而四方,高千仞,广十里,鸟兽莫居”。今天由渭河平原南望华山,正是如此

《山经》对水的描述,力求讲明河流的来龙去脉,水的季节变化,地表径流和地下水,河床地貌等。

《山经》对岩石矿物的描述是很出色的,是我国第一部比较详细地记载岩石矿物的著作。所记岩石矿物种数达89种,产地三百多处。描述的矿物性状有硬度,颜色,光泽,透明度,磁性,感觉性质(粗糙或滑腻),敲击声音,医药性能,集合体的状态——土状、块状、卵状、米粒状,共生关系,可熔性等。矿物的名称体现了矿物的特征,如磁石,采石,瓀石,丹粟,茈石,白玉,青■等。矿物的共生现象有赤铜—砺石,铁—文石,银一砥砺,铁—美玉—青垩,黄金—银,白金—铁,金—银—铁,金玉—赭石等。以前曾有人把希腊学者乔菲司蒂斯(公元前371—前286,Theophrastus)的著作《石头志》(书中记载了十六种矿物,分成金、石、土三类)说成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矿物学文献,其实,在《石头志》问世前二百年,《山经》已问世了,而且内容比它丰富得多。

《山经》记载了一百六十多种植物,对某些植物的形态作了简要的描述。其中有四十九种是药用植物,这是后世本草著作的肇端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它的记载反映了地区差异。比如热带、亚热带地区多桂、橘、柚、楠木等,而温带干旱区多松、柏、白果树等。

《山经》中记载的动物名称约二百六十多种,也体现了地区差异。比如热带地区多象、蛇;寒冷干旱区多马、骆驼、旄牛等。其中药用动物六十四种

《山经》又是一部药物书,一共记载了一百一十七种药物。除动、植物外,用无机物作药的四种。这117种药物中,给人治病的103种,给牲畜治病的2种,毒鼠、毒鱼的6种。

上述事例表明,《山经》不仅是一部古代地理著作,而且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著作,“是我国最早的类书”

《禹贡》全书只有近一千二百字,由“九州”、“导山”、“导水”和“五服”四部分组成。“九州”主要依据河流、山脉、海洋等自然分界线来划分,这种自然分区很富有地理意义,带有自然区划思想的萌芽。各州就山川、湖泽、土壤、植被、田赋、特产和运输路线等特点进行了区域对比,是早期区域地理的杰出著作。“导山”部分,专列山岳20余座,并归纳成几条自西向东的脉络。“导水”部分专写河流,共9条水系。这是我国地理学专就山岳和水系进行研究的开始。“五服”部分反映了作者的大一统思想,把广大地区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。在当时诸侯割据的形势下,这种大一统思想具有进步意义。

除了《山经》、《禹贡》之外,还有一些著作也含有丰富的地理知识内容。比如《周易》、《诗经》、《周礼》、《大戴礼》、《国语》、《管子》等。

《周易》谦卦象辞说:“地道变盈而流谦”。唐代孔颖达解释说:“丘陵川谷之属,高者渐下,下者益高,是改变盈者,流布谦者也”。显然这是对流水侵蚀作用和沉积作用的概括。所谓“地道”,就是指上述流水的侵蚀与沉积作用不是偶然现象,而是地表一种有规律的活动。

据统计,《诗经》中记载了三十多条河流,主要是黄河、长江、淮河三大水系及其支流;记载了二十多座山,如泰山、嵩山、首阳山、终南山、蒙山、岐山等。叙述的地貌形态名称至少有六十多个,如山、冈、丘,陵、原、隰、洲、渚等。河岸地貌又分岸、干、浒、涘、溽、鞫、将、湄、■、浦、濆、麋、频等。对于山,还注意植被覆盖情况,把有草木的称为“屺”,没有草木的称为“岵”;土山戴石的称“崔嵬”,石山戴土的称“砠”。对于丘,又根据形状不同而有多种名称。如“宛丘”是四周高,中央低;“顿丘”是单独的一个丘;“阿丘”是偏高的丘;“京”是高丘等。可见当时对于地形已有了比较细致的观察。所记植物名称多达137种;动物名称110种;气象名称16个,如风、雪、雨、霾、雷、霆、霜、冰、云、霰、霡霂、蝃等。风又分终风、凯风、谷风、北风、飘风等。气候方面,有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的名称,有不少物候记载。特别是《豳风·七月》,可以说是一首物候歌。如“四月秀葽”,“五月鸣蜩”,“六月莎鸡振羽”,“十月蟋蟀入我床下”。方位名称六个,矿物三种。此外,还对一些地学现象进行了描述。如“高岸为谷,深谷为陵”,是对地表发生剧烈变化的描述。

《大戴礼》中的《夏小正》,是我国现存最早记载物候的专著。它成书的年代虽然在奴隶社会后期,但其中的某些认识很可能是夏代流传下来的。全书只有四百多字,但内容相当丰富。在植物物候方面,对木本和草本植物都有观察记录。如正月的物候是柳树长出了花序,梅、杏、山桃相继开花。七月的物候是芦苇长出了芦花。在动物物候方面,对鸟、兽、虫、鱼都有所注意。如正月的物候是大地回春,田鼠出来活动。野鸡鸣叫,雌雄交配。鱼儿由水底上升到近冰层的地方。农田害虫蝼蛄也叫了。《夏小正》采用的是夏历,和现在民间常用的农历月份相当。其中的正月即阳历二月。书中记载梅、杏和山桃在正月开花,又提到淮、海和(扬子鳄)等,说明所观察的可能是淮河至长江沿海一带的物候

《周礼·考工记》中有“橘逾淮而北为积,鹆不逾济,貉逾汶则死,此地气然也”。这是关于天然动植物的地理分布有某个界线的最早记录。橘子多分布在长江以南,淮河以北橘子很难生长。鹆俗名八哥,多留居我国中部、南部各省平原和山林间。济就是济水,古四渎之一,地理位置由泺口以下至海,与今小清河河道略同。“鹆不逾济”,就是指鹆一般只能留居在济水以南,而貉是生活在北方的毛皮兽。汶是汶水,今名大汶水,在山东西部,古汶水西流经东平县南至梁山东南入济水。貉如果越过汶河往南,就会由于不适应较暖的生活环境而死亡。二千四百多年前,《周礼·考工记》就提出天然动植物有地理分布界线的思想,是非常可贵的。

《管子·地员》是秦以前讲土壤分类最详细的著作。它将一般地区的土壤分作18个类型,90种。然后分别叙述它们的性状和所宜生长的植物。又按上、中、下三等,顺序评价它们的生产性能。它用来分类的依据是:土壤的颜色、质地、结构、孔隙、有机质、酸碱性和肥力,并密切结合地形、水文、植被等自然条件。它的缺点是由于受阴阳五行学说的影响,土壤分类表现得很机械,每类都是五种,有的甚至还和角、商、宫、羽、徵五音配合,以合五行。这种作法脱离实际,不是客观情况的真实反映。

在《管子·地数》中,还记载了通过矿苗找矿的经验:“上有丹沙者,下有黄金,上有慈石者,下有铜金;上有陵石者,下有铅、锡、赤铜;上有赭者,下有铁,此山之见荣者也。”又说:“山上有赭者,其下有铁;上有铅者,其下有银;一曰:上有铅者,其下有鉒银;上有丹沙者,其下有鉒金;上有慈石者,其下有铜金,此山之见荣者也。”这里所说的上下关系,有三种含义:第一,一个垂直的矿体或一条矿脉,山上露头中出现某种矿物,可能对下面赋存的另一种主要矿产起到指示作用,这种指示矿物在古代称之为“苗”或“引”。又某些多金属矿体(脉)的上部和下部富集的矿种有所不同,这种垂直分带现象,在古代已有所认识。第二,山上出现的某种矿物和山下出现的另一种矿物,分别产于不同的地层或岩石中。既不同属于一个矿体,成因上又没有明显的联系,属于这种情况的上下关系,仅仅是一种空间位置的相对关系。第三,山上赋存有某种原生矿床,而山下出现另一种砂矿,这种上下关系也不一定和矿床成因有联系。所以,《管子·地数》讲的找矿方法,只有一部分是通过金属矿产的共生关系寻找,其余则是通过矿产之间空间位置的相对关系来寻找

《管子·地员》还记载有植物生态方面的知识,指出在土质优劣、地势高低和水泉深浅不同的土地上,所宜生长的植物也是不同的。特别是注意到了植物垂直分布的现象。在山地,由山顶到山麓,依次有“悬泉”、“■崣”、“泉英”、“山之■”“山之侧”五个部分。“悬泉”上长的是落叶松纯林;“■崣”上长的是山柳灌丛;“泉英”上长的是山杨;“山之■”上长的是槚楸一类杂木林;“山之侧”上长的是刺榆。这些情况,与现在华北地区的山地植物分布并无差异